主页 > 自然之美 >刘以豪。半熟犬猫男 >
刘以豪。半熟犬猫男
2020-06-19

猫是种敏锐独立的生物、犬则是忠实贴心的宠物,在他的身上,蕴藏着两种极端却融洽的特质,演员、模特儿、作家与吉他手都是他的身分,不再只是超萌男友,现在要认识的是,完整体的半熟刘以豪。

刘以豪。半熟犬猫男 

 面对工作我总是想很多,因为很在意自己的作品,不过,包含着趣味与热忱才能成就好作品,所以我希望自己能一直保持在幼稚的状态下去完成。

刘以豪。半熟犬猫男 

印象中的刘以豪,是个会时常露出灿烂笑容、散发出温暖气质的男孩,但不知不觉中,在他身上瞥见了几分稳重的男人味,跟着环境、工作一步步褪去些许稚气,想探索新样貌的刘以豪,就先从他的创作开始。

透过书,纪录28岁了还是幼稚的我

看起来阳光暖男的刘以豪,其实骨子里流着怀旧、感性的精神,这份带点文青精神的因子,让喜欢旅游的他,从旅途中总是能发现出具有人情味的视角,这次到京都拍摄新书,他笑说在製作这本书之前定位成旅游书,因为不希望是写真集的感觉,后来却玩出了不同意境变成摄影集,更添加他写作的部分,「以前我主要的作品都是演戏,不太有机会能展现真实自我的部分,因此正式透过《犬猫人 刘以豪 晃京都》这本书,让大家能够更了解我,就像个巨大的facebook,表现出现阶段的我,纪录28岁了还是很幼稚的自己。

这次选择去京都,因为京都是个拥有许多日本传统文化的地域,我自己也喜欢复古怀旧的氛围,书中并不是着重在介绍景点,而是与人的交流、打工体验与真实的情感抒发;而且这是我第一次跟好朋友(摄影师)合作拍摄一个完整的作品,也是我第一次出书,因为摄影师是我好友、整个团队的频率也很一致,合作起来非常放鬆,不用特别思考要怎幺摆姿势,拍摄中感觉不像在工作,反而像是跟朋友一起旅行,摄影师很了解我,所以常叫我不要摆出商业笑容、不要假笑,第一次有摄影师会这样骂我还蛮有趣的,整体工作的氛围轻鬆有趣,拍摄出来的作品也很贴近我自己,我们不设限拍照的地点,随性地边走边拍,而且是随身跟拍,我只要张开眼睛就在拍照,刷牙、换衣服都拍,只差厕所没有跟进来拍了(笑),书里照片呈现出我沉静与搞怪的两种面貌,也有许多意境式照片,整本有点搞笑又搞怪,非常做自己,可以展现出不同的我,打破给人距离感的刘以豪,而是透过好朋友的镜头认识真正的刘以豪。

希望能以慢速度体验当地生活

在出发至京都拍照前都还忙于拍戏的刘以豪,为了自己的第一本书《犬猫人 刘以豪 晃京都》特地向剧组请了一週的假,在一个礼拜内,他说虽然说拍摄书籍是工作的形式,但很放鬆也很好玩,感觉获得充分的休息,遗憾的是,如果可以,希望待在京都的时间能拉长,「因为工作很满无法多停留觉得很可惜,我希望自己可以沉澱下来、以慢速度来製作这本书,探索京都更多有味道的角落,而且我一直都很嚮往能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久待,体验当地的文化与生活,书中咖啡拉花与民宿打工的主意也是想浓缩体验的时间,在短暂的一天内尽量去完成想做的事;这次拍摄期间也遇到许多不同的人,在餐厅边用餐边拍照时,意外建立起与日本人沟通的契机,虽然用着不流利的日文交谈,但依然能有来有往的互相回应沟通,感受到大家的亲切,还有一位住在同一个民宿里的德国伯伯,他不断地向我分享人生经验,劝告着『人生别回头、继续向前走,你还很年轻』,还一边帮他老婆按摩脚底板,一边告诉我说这样做女生会很开心,叫我要学起来这就是真爱的道理,能与人互动的旅程,对我来说是最嚮往的,未来有机会,我蛮想去澳洲的,有很多大学朋友在当地打工度假,我也想要试试看在澳洲久待,用心及慢步调地体验当地生活,与陌生人聊天,记录下花费与每一天,这样的旅程才能更深刻地烙印在回忆中。」

刘以豪。半熟犬猫男 

拥有猫的忧郁也有犬的吵闹两极面貌

犹如书名「犬猫人」,讲述着刘以豪真正的两面,开心时就像狗狗般吵闹活泼,也如大家认识他温暖笑容般的充满疗癒性,但当他忧郁时,就像猫咪一样把自己关在家中建立起私人空间,与人相处上也有所防备,需要慢慢敞开心房,刘以豪自己也说「我觉得我自己还蛮双面、两极化的,有时很安静有时却吵得像疯子,就跟书中写的定义很像,我如同犬猫一样,用动物直觉去探寻,个性上常常会两种面貌不停切换,但演艺圈是个快速运行的环境,因此我希望自己能用玩乐的心、愉悦乐观地面对工作,但实际面却有些困难,因为面对工作我总是想很多,很在意自己的作品,不过,包含着趣味与热忱才能成就好作品,所以我希望自己能一直保持在幼稚的状态下去完成,但也常被旁边的人笑说,我的幼稚是由旁人的成熟换来的;其实,我小时候真的只能用『皮』来形容,有点死小孩那样吧(笑),幼稚园时还突然闹失蹤,妈妈和老师找了许久,才发现我自己偷跑去玩溜滑梯还玩得很开心,让大家虚惊一场,虽然小时候很皮,不过学生时期我却变得很闷骚害羞,高中时期甚至不敢跟女生讲话,去福利社经过女生教室,我还要看着地板才能走过去,到大学才慢慢打开心房敢与异性互动,但因为工作关係、快脚步的进行工作有时候会让自己感到恐慌,所以我习惯到安静的地方独处,放空心情与整体状态;也因为这样的个性,在面对喜欢对象的时候,希望自己能够肉食一点,Be a man!

通常我都是与对方从当朋友开始,慢慢地有感觉后、频率对了,就会有机会在一起,我喜欢可爱活泼开朗的女生,像是Amanda Seyfried,既有灵气又落落大方,而且她和爱犬Finn的互动超可爱,因为有时候我比较低潮时,我希望开朗的另一半是能够拉我一把,助我从阴郁的情绪中脱离的人,我也希望她是个可以跟我一起疯狂、享受旅游的人,其实我很狮子座,综合了大男人主义却也专情贴心,有出国的话会喜欢带小礼物回来送给对方,两个人交往可以各忙各的,给彼此空间,这对我来说是最舒服的相处模式。」

虽然是这样,但忙碌的刘以豪不奢求现在抽时间谈恋爱,只奢求能够多睡一点,他笑说以前很讨厌睡觉,觉得人生不能浪费时间在睡觉这件事情,但现在却感谢床这个伟大的设计,只要能够睡饱已是幸福了,或许在萤光幕上,我们认识的刘以豪并不是完整体的他,但是透过犬猫人这本书,透过与他的对话,这位28岁却依然保有童稚之心的半熟男人,让我们重新发现了那个曾经顶着花椰菜髮型傻笑的男孩,已经渐渐熟成了。

☛更多精彩内容,只在BRAND 8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