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天地服务 >新经济遇上旧制度 中国研拟新规保障外送员 >
新经济遇上旧制度 中国研拟新规保障外送员
2020-07-13
(中央社
官方8月发布一项意见,打算要让灵活就业人员能享有职业伤害保障。
「太远了,不接;要爬6楼,不接;这个商场进去像迷宫一样半小时出不来,不接;那个地方去了回程是空单,不接...」49岁的外送员小郭迅速在手机上划了划,一边向中央社
有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中国已有超过700万名像小郭一样的外送员。
他们的职业身分有几种形式:外送平台自营的外送员、外送平台代理商配送员、众包配送员、店家自己的外送员工。
众包又称群众外包,来自英文的crowdsourcing。
是利用网路将工作分配出去或解决问题的方法。
任何符合条件的人都可以在外卖平台上注册,成为外送员,但是要自己抢订单;如果是公司的员工,则由公司派单、不能拒绝。
中国的外送员绝大多数都是像小郭一样的「众包」兼职人员。
其余几种,理论上外送员应该和所属公司有劳动关係,工作中遭遇意外可按「工伤」处理。
16日一整天下来,小郭的接单率只有3成。
代价是,他平均一天赚人民币300多元(至少新台币1300元),而其他年轻有干劲的小伙子,勤奋接单且一天工作16、17个小时的结果,据称一天能赚上800元、1000元。
兼职就没有五险一金的社会保险,一旦因工作出车祸,也无法被视为「工伤」。
有鑒于愈来愈多外送员车祸事故,目前的权宜之计,是有规模的外送平台会强制让外送员投保,一旦工作上意外身故,最高理赔大约是20万元。
小郭先前在两家平台注册为外送服务员,一个是「蜂鸟配送」,一个是「邻趣」。
只要当天有接单,平台就会自动从他的帐户扣3元,作为保险。
据了解,如果车被偷,也可以申请理赔,但还要报案等,手续较複杂。
小郭投入外送已经2年,面对层出不穷的外送员交通事故,他说自己很有安全意识,不闯红灯、不超速,「没必要为了几块钱,连命都不要了」。
当外送员在工作时段发生交通事故,究竟是谁要负责?
如果被认定有劳动关係但公司故意不签约,公司可能被罚。
虽然合理,但「合约」并非解释一切的万灵丹,外送员与平台方的劳动关係在大陆早已引起讨论。
就如同之前网路叫车平台优步(Uber)引发的争议,平台方认为自己只是资讯公司,负责提供媒合的平台,和接案的司机收入分成,并不僱用司机。
有分析指出,按照大陆现有的「劳动关係」定义,必须有明确的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和工作内容、劳工与用人单位有从属关係等,但网路时代愈来愈多利用平台签订协议的弹性工作方式,不能简单套用传统定义。
争论多时后,中国国务院办公厅8月8日印发「关于促进平台经济规範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内容提到,要加紧研究「平台企业用工和灵活就业等从业人员社保政策,开展职业伤害保障试点」。
中国餐饮外送平台发展得很早,几个比较有名的平台中,「饿了幺」2008年就成立,美团外卖则是在2013年底上线,经过多年发展,这些奠基于网路平台的「新经济」终究还是要与时俱进,提供外送员足够的保障。
(编辑:翟思嘉)108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