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天地服务 >推动经济多元是优化竞争立法的根基 >
推动经济多元是优化竞争立法的根基
2020-07-12
推动经济多元是优化竞争立法的根基
推动经济多元是优化竞争立法的根基

    推动经济多元是优化竞争立法的根基

    今年是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颁布二十五周年,是“一国两制”、“澳人治澳”和高度自治方针在澳门成功实践的新里程碑,也是澳门的繁荣和稳定的法律基石,更是特区政府实行各项社会制度的未来蓝图。

    基本法保障澳发展

    基本法的确立,保证澳门的资本主义经济及贸易制度得以延续,使澳门能以“中国澳门”的身份参与不少国际事务及加入世界经济发展的大潮流。基本法还保护了工商企业的自由经营,对促进澳门经济发展、鼓励投资、技术进步等都有莫大的支持。为配合澳门回归祖国,许多原有的商业法规不再适用,亟需因应本地实际状况而适时作出调整,因此,澳葡政府编制五大法典,当中包括了《商法典》,规範了本地商业行为的一般规则,但一些条文并未能跟上社会发展的实情,未能较好地保障居民的权益,不规範的现象时有发生。社会上时有声音倡议研究修订商事法规,也有声音提议就优化竞争制度立法。

    特区成立以来,因应新情况、新形势和新挑战,在社会各界的诉求之下,立法会数次修订《商法典》,优化投资及营商环境,进一步贴近澳门商业社会发展的需求,规範澳门的商业活动,充份贯彻基本法的核心思想。在回归前,由于国际商事的情况发生巨大的转变,新的技术革命不断出现及全球经济渐趋一体化,澳门的发展面临一个新时代的挑战。在这种时代背景下,经过各方的努力,《商法典》应运而生。它是新形势发展的必然产物,呈现了葡萄牙商法的传统架构及基本特质,并充分汲取世界先进的立法经验和成果。儘管它的制订比较仓促,存在不少问题,但其规模的庞大、内容的详尽,是澳门商事法制本地化的伟大结晶。

    一业独大挤中小企

    澳门的经济活动有其自身的特殊性。事实上,澳门的中小微企业在数量上佔据了企业总数的百分之九十九,博彩旅游的一元独大,正在慢慢地排挤中小微企业的生存空间。多年前,特区政府提出“以博彩旅游业为龙头,以服务业为主体,其他行业协调发展”的发展蓝图,随后通过《娱乐场幸运博彩经营法律制度》,并局部开放博彩市场,引入三间承批公司。及后,政府修改了批给合同,三间公司因内部合作关係发生变化,也分别签订“转批给”合同,又为博彩市场引进三个新的参与者。至此,幸运博彩行业平步青云、一枝独秀,其产值一度升达整体行业的六成,龙头地位不言而喻。但是,在如此亮丽的税收和经济增长数据的背后,中小微企业的经营窘况值得社会的共同关注。

    首先,得益于龙头行业带动经济的蓬勃发展,澳门的不动产价值也蒸蒸日上,自然反映在租赁市场上面,中小微企业理所当然首当其冲,租金负担日益沉重,是许多企业主的一大担忧。其次,博彩公司之间的相互竞争渐趋白热化,积极扩展各自的商业版图,亟需更多优质的人力资源,大多以高薪厚禄的待遇吸引人才,加剧中小微企业的人力流失,间接窒碍了中小微企业的发展前景,忧上加忧。此外,在外部因素方面来看,近年全球政治及贸易政策的不稳定性,企业贸易成本波幅颇大,对于资金面薄弱的中小微企业来说,本来已经造成一定程度上的压力和窘困。如此内外双重夹击,中小微企业面对如此重重的阻力,营商环境变得複杂而艰难。

    小企现代化不成熟

    在经济持续利好的光芒映照下,社会氛围渐渐出现转折,越来越多的青年人热衷于个人创业,又为中小微企业的生态带来一点生机。澳门在世界经济发展中是一个新生代,本地的中小微企业的现代化营运氛围仍不成熟。有研究指出,大部分的传统中小微企业缺少现代化管理的实践经验,例如没有规範的会计规格、未能好好利用数码化的营业资讯系统的大数据优势,也缺乏到位的僱员培训机制,对店舖实际的经营状况及其后续发展掌握度不佳,很多的业务是同质或近质,在艰难的市场环境下,加剧了与同业的竞争,企业拓展新商机可谓是分身乏术、无法两者兼顾。

    不过,近年来,许多受过高等教育的青年人纷纷投身创业行业,为行业带来不少的热血新生代,有望为中小微企业迈向现代化营商转型的一个契机,成为社会的一时热话。有鉴及此,特区政府推出一系列的青年创业扶持计划,包括创业援助、师友计划、培育计划及贷款利息补贴等,希望能够提供年轻的创业者一个相对稳定的初生环境,推动更多新兴行业的发展,为发展多元经济注入强心针。

    冀立竞争法要贴地

    政府除了推出一系列的支援政策外,到底有没有条件在更大的政策层面上推动社会的自我发展的动力,以及提供更多的经商保障呢?参考邻近地区的努力及相关行政措施,推出了一套优化竞争的制度。例如香港的《竞争条例》,主要围绕两大行为守则而制订。《条例》主要打击合谋定价、分配市场、限制生产及串通投标等反竞争行为,也对大型企业滥用市场优势的手段予以禁止。当然,两大守则限制的是大型企业的不规则行为,主要目的还是保障中小企业的合理权益。俗话说“有竞争才有进步”,这道理听上去似乎也适用于澳门小城之中。不过,澳门中小微企业主要的癥状正正在于竞争力。论及竞争,中小微企业自然是无力与大型龙头企业对抗,也难以跨过那些特许专营批给等的行政高墙,再者中小微企业主缺乏竞争法规相关的实践经验,加上争取法律保障所需面对的颇大成本,往往使企业主们却步,不愿採取行动,致使他们保持原有的经营方针,同行同业之间的激烈竞争也成为街谈巷议的热话。因此,在推动相关竞争法规前,政府宜先思索有关的社会问题,立法要“贴地”,也要体现小城的民生实情。

    虽然澳门和香港同样是特别行政区,也贯彻“一国两制”和高度自治的方针,但实际情况是大相径庭。香港向来崇尚自由经济,港府的政策方向是明确的,竞争法规所限制的对象是大型企业,中小企业是被视为萌芽幼苗,受到《条例》但书的保障,这种做法在美国也有迹可寻。反观澳门,各种规範竞争的法律法规散见在《商法典》及各行政合同之中,政府透过主导的力量推行系列保障措施。特区每年度的施政报告体现了政府对市场的主导力量,通过政府一系列的行政措施去支持及实现“稳定发展”、“促进就业”、“多元发展”及“创新发展”等社会经济目标,市场在很大程度上依赖政府进行的经济规範和监管。这些规範和监管体现在法律法规的层面。特区法律对行业竞争规範在《商法典》内。其中,《商法典》明确指出企业主之间竞争的大前提及大原则,即“以不损害本地区经济利益方式为之”,也原则性地规範一些不正当的竞争行为。至于那些受到澳门政府高度调控的特殊行业,均有其专门的规範条例及监管机制,例如《娱乐场幸运博彩经营法律制度》及《电信纲要法》等。与邻近地区相比,澳门没有建立起一套专门的竞争法律法规,但在政府的主导力量如此强势的当下,社会经济自我竞争调节的意识倾向相对较弱,传统中小微企业的发展正面临严峻转型挑战。在这种社会背景之下,澳门经济政策亟需就先缓后急的原则处理好龙头企业与中小微企业之间的发展矛盾问题,真正推动经济“多元”发展与共存。

    建智慧城带来契机

    恰逢港珠澳大桥开通及大湾区发展机遇,政府和业界都需要抓住这个天赐良机。澳门特区近来积极发展智慧城市的革新项目,有意为来澳旅客带来不同平凡的优质旅游体验。科技的应用成为建设智慧旅游的核心要素,通过整合线上线下的资源,提供旅客丰富的观光体会,引导他们分流到各个旅游区域,带动起中小微企业的业务。同时,政府可以参考邻近地区的做法,藉智慧城市的契机,大力推动传统工艺文化的特色行程,帮助传统中小微企业再发展。

    此外,建设智慧城市的云计算、大数据项目,将衍生一批新兴产业,提供中小微企业一个转型的发展大方向,藉此融入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和合作的大潮流当中。毫无疑问,特区政府的支持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业界亦都需要用心参与。只有社会发展跟得上世界发展的步伐,经济真正多元发展,才能够发挥“竞争”的真谛,真正贯彻基本法中“一国两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方针和思想高度,共同建设更美好、更和谐的特区。

    施纯铭 (街坊总会政策研究室资料分析员)